四月末的北京

都是马来西亚人却只在北京才见得到

首先,对杨扬有说不完的感谢。 记得几年前因为工作的关系又联系上这位小学同学。当时的我因为不知道如何解决一些生活和工作上的挑战而满腔怨怼,觉得很无助。见面时我不停发牢骚,但她总是可以很耐心的静静听你说。也不管她同意不同意你说的,她一定会很老实地建议你一些解决方案。后来,她把我带进一个积极又充满正能量的组织,渐渐的让那里的斗士感染我。三年后的今天,我终于有机会追梦;她仍在这里支持我鼓励我,还允许我打乱她本来一人游北京的计划,带着我做考察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四月末的北京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