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妹妹不吃饭开始领悟

孩子吃饭速度很慢,而且挑食,常常在跟长辈用餐的时候被责备。

做妈妈的总是夹在长辈和孩子之间感觉为难。不想跟长辈一起责骂孩子,让孩子不喜欢跟长辈一起吃饭,可是又担心长辈觉得我疏于管教。一方面又不能完全不理不能专注吃饭的孩子。所以常常是忍到吃完饭后回家的路上在车上一路碎碎念,搞到大家很不开心。

不是我想狡辩(好啦,其实就是想狡辩),可是孩子吃饭的确有她们自己的节奏。慢食不是很好吗?我有时也是这样安慰自己的。但日子久了真的会开始不耐烦(人家本来就是个急性子)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从妹妹不吃饭开始领悟”

大女儿成功补牙,妈妈有所领悟

女儿看牙医
大女儿终于克服心中的害怕愿意接受牙医的治疗

“妈咪,我准备好见 Dr. Patrick了。 你什么时候可以带我去?”

我心里即开心又纠结。开心是因为这一次是她自己开口说要去见牙医的。纠结是因为在她说这句话之前我们其实已经去过见过 Dr. Patrick 两次了,两次的结果都是无功而返。白跑了两趟浪费了大家的时间不说;费尽唇舌还说不动一个小朋友的那种挫败感,还好还可以吃冰欺凌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大女儿成功补牙,妈妈有所领悟”

这样就五年了

生日就是要跟家人一起庆祝啦

今年二月底接了一项新任务,结果整个三月都在探索要怎么把新工作做好;所以暂时就把这个地方给搁着了(是啦,这就是企鹅周记为什么快要变成企鹅月记的理由了)。

如果有人偷偷来探望我而失望离开,在这里跟你说一声对不起。不过,也希望你明白,事事有轻重急缓。偏偏写周记这件事不轻又不重,不急又不缓,所以不在清单里。只有在真的把必须处理的事情一并理清后才能心安理得地做。

话不多说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这样就五年了”

孩子该怎么爱才对

今早送孩子到幼儿园的时候,一位看起来像只有3岁的小朋友在距离我不远的地方跌倒。老师们因为在忙着安顿其他的小朋友没有注意到这跌倒的小孩。她发出貌似要大哭了的呻吟,左右张望。看样子应该是受到惊吓并没有受伤,可她就是跪在那里不站起来。我愣了一下还是走上前去了,克制自己不要“反射性地”把她扶起来。我弯下腰,在她身边问说:“你可以站起来吗?”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孩子该怎么爱才对”